首頁 > 新聞中心 > 行業動態 > 全文

隨縣這問題出在環境治理還是出在政治生態?

發布日期:2019/6/14 15:08:00 中國石材網 http://www.ygqyyz.tw

由于長期關注石材業的緣故,從事這行業的朋友也漸漸多了起來。端午節在群里聊天,從屈原悲憤跳江聊起,聊到石材企業老板在廠門口引爆炸藥自殺,最后,話題居然長時間停留在了隨縣石材業上,只好借用秭歸詩人的那句:“路漫漫其修遠兮,吾將上下而求索”的詩句,開導那些心情十分沉重的群友。 

俗話說,“只有倒閉的企業、沒有倒閉的行業”。即便這幾年,環保大潮席卷全國,尤其對石材行業沖擊巨大,但中國石材業規模以上企業仍然保持了比較平穩的發展態勢。對于石材行業而言,在此背景下,留下來的那些有兩把刷子的石材企業,似乎會迎來更大的發展機遇。舉個現成的例子:湖北有兩個地方的石材業,被列為該省重點產業發展集群。一個在麻城市,一個在隨縣。麻城市的石材企業三年前只有34家,如今己發展到上百家,稅收由千萬上升到2.76億元。麻城市石材業能夠逆勢而上,反觀曾被國家新聞媒體定位為全國綠色發展領跑者的隨縣石材業,繼2013年以來連續三年開展多次專項整頓之后,2016年底,又迎來全面整治階段,眾多企業至今仍然處于停產狀態, 實在讓人無法理解!

不可否認,隨縣石材產業長期以來簡單粗放型的發展方式,積累了一些深層次的結構性的矛盾和問題,整治是必須的,但長期無休止的整治,特別是整治達到預期效果之后,隨縣還是消極對待有序推動復產復工的呼聲,甚至推諉扯皮,不僅讓眾多石材企業陷入瀕臨破產的邊緣,當地的財政與民生同時也為此遭受了重創,卻是很不應該的。

隨縣的石材企業九成以上在吳山和萬和兩鎮,這兩個鎮是革命老區和省級插花貧困鎮。石材企業入駐以前,當地小伙子都是跑到外面打工。據官方統計,石材企業吸納當地村民近萬人就業,兩鎮從事石材運輸的汽車近2000輛。當地群眾因石材企業征山、征地,累計獲得財產性收入20多億元,加上年務工收入近10億元、年經營性收入近10億元,每年增收30多億元。石材企業長期處于停產狀態,導致剛剛走上富裕之路的村民返貧。2017年11月1日,吳山鎮全體石材務工人員,給隨州市委市政府領導寫了份訴求書,反映石材企業因停產一年所面臨的困難生活。之后,當地政府與企業,無不是安慰他們說很快就復工。這兩年來,每過一段時間,確實都有復工的消息傳來,但每一次都落了空。這讓吳山、萬和兩地村民陷入既不能出外打工,在家里又無工可打的尷尬境地。

隨縣與麻城市,同受湖北省管轄。令人感覺詭異的是,麻城的石材開發利用非常成功,隨縣卻沒完沒了的整治,隨縣與麻城的差別咋這么大?

隨縣石材業爭議頗大這是事實,但從隨州乃至湖北,筆者聽到更多的是支持隨縣石材產業發展的聲音。2017年12月8日,筆者曾在搜狐財經上發表了一篇題為《既然與生活息息相關,隨州這行業何以命途多舛? 》的評論,文章隨后被收錄于湖北省委辦公室《輿情摘要》。2017年12月14日,湖北省長王曉東在這篇文章上作了批示:“處理好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的關系,是一篇文章,發展與生態兩條底線都要守住。隨縣石材產業請予以專題研究,指導地方政府妥善處理……” 

湖北省長王曉東、副省長曹廣晶批示

王省長的批示,似乎并沒有得到很好的落實。否則,一年半時間過去了,這件事情總該有個好的結果了。

去年12月,法制日報刊登了一篇題為《隨州企業投訴“石材產業遭一刀切”問題調查》的文章,文章引用了生態環境部部長李干杰在京召開2018年全國生態環境系統改革工作座談會上的發言:“一些地方出現的環保'一刀切’問題,既損害了黨和國家形象和合法合規企業權益、給人民群眾生產生活帶來不便,也違背生態環境保護工作的初心和使命,更對生態環境保護工作造成了干擾,必須態度鮮明、堅決反對,嚴格禁止。”

正是在這節骨眼上,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收到了署名“隨州162家石材的代表”的投訴,反映石材產業遭遇“一刀切”的問題。湖北一石材企業負責人告訴《法制日報》記者,自2016年11月以來,隨州市相關部門以環境污染為由,先后發文并采取斷電斷水等措施,要求所有石材企業停產整改。“至今已接近兩年時間,石材開采企業無一家復工。更可笑的是,為了規避上級環保'一刀切’禁令,政府竟讓一部分石材加工企業先行復工。而石材加工企業與礦山企業互為依存,巧婦難為無米之炊。加工企業沒有原材料,只能去偷采盜采,合法的企業老板就這樣被逼成了賊。”報道稱,記者在隨縣林業局的一份《關于石材產業復工現階段使用林地急需解決相關問題的清單》中看到:經過近兩年的整頓,石材產業整改取得階段性成效,在整改的過程中,石材開采企業根據當時政策申請辦理的臨時使用林地手續,目前均已到期。這篇《調查》文章還披露了采訪過程中不為外界所知的一些內容。如對于石材企業關停一事,隨縣國土局一領導稱:“與國土部門無關,。”而隨縣環保局一肖姓領導則告訴記者,目前大部分石材企業都通過了環評,環保部門從來沒有要求過石材企業關停。“環保局經常背鍋,現在開采企業要復工,環保這邊已經沒有什么問題了。”隨州石材商會辦公室的張主任告訴法制日報記者,此前19家合法的礦山開采企業,都有相關部門的審核批準手續。兩年停產整改后,不只是使用林地的手續到期,安監部門有效期3年的《安全生產許可證》大部分也已到期或即將到期。“原來合法的礦山開采企業,現在都變成了非法企業”。

更有意思的是,《法制日報》援引隨州市一名不愿透露姓名官員的話說,隨縣石材開采企業復工的事久拖不決,責任與隨州市主要領導更換頻繁有關。2017年4月,陳安麗任隨州市委書記,9個月后陳安麗升遷。直到2018年11月16日,隨州才迎來新市委書記陳瑞峰。但陳瑞峰同樣也很支持隨縣石材業的發展,3月11日,陳瑞峰在隨縣聽取石材產業整改工作進展情況匯報時,明確指出,石材產業走“先整改后開采,邊開采邊恢復"的綠色發展之路。耐人尋味的是,陳瑞峰發話也已經有四個月了,隨縣石材開采企業復工,仍然進展緩慢。

相關信息源顯示,分管副省長曹廣晶,隨州市長郭永紅,中共隨縣縣委書記畢道麗,他們對隨縣石材業發展也是持肯定態度。曹副省長屢次批示,郭市長多次召開專題會議,畢道麗去年年底就發話,石材產業要重整行裝再出發。省市國土、環保、林業、安監等部門對隨縣石材業發展也都很支持。2017年5月9日,省林業廳下發《關于恢復隨州市涉礦項目臨時占用林地審批許可的函》(鄂林資〔2017〕104號 ),充分肯定了隨縣礦山復綠工作成績,決定恢復隨縣礦山臨時占用林地審批許可。這無疑解決了隨縣石材業復工最關鍵的問題。今年2月底,隨州市安監局還邀請省應急管理廳專家庫專家對隨縣吳山鎮、萬和鎮石材19家開采礦山逐一開展安全生產許可證延期現場核查。

隨縣五部門(環境保護局、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、林業局、水利局、國土資源局)及隨縣石材產業發展領導小組聯合印發了《隨縣飾面用花崗巖礦山企業開采驗收標準(試行)》。這意味著只要根據開采驗收標準來做,礦山就可以開采,工廠就可以加工了。 種種跡象似乎表明了隨縣石材業鳳凰盤涅,浴火重生,早就指日可待,可現實卻差強人意。說好了“多規合一”、“成熟一家、啟動一家”,但隨縣石材企業的復工,省長說了不算,市委書記、市長說了不算,縣委書記說了不算,相關部門說了也不算,那到底誰說了算?

筆者從多方了解到,在這個問題上,隨縣環委會的權力最大。而影響隨縣石材業發展的背景十分復雜,2015年11月10日,筆者曾寫了一篇題為《關注隨州閩商百億投資一一長投磨刀霍霍意欲何為? 》的文章予以披露。當時隨縣有一批商人與某官員合謀,企圖吃掉當地石企一夜暴富。正因為隨縣石材業發展此前經歷過較大風波,石材企業無論怎么做,做得有多好,那些人都會找人以環境污染為由到處舉報。某官員為保烏紗,所以不讓復工。

隨縣石材業環境治理已經走在全國前列,這是權威官媒都承認的事實,關鍵在于復工之后應該通過對企業產權界定,明確生態建設責任,盡可能減少公共資源悲劇的發生,而不是前怕狼后怕虎。綠水青山不等于窮山惡水,隨縣石材的開發利用無論從何種角度分析,都是利多于弊。復工的事情之所以久拖不辦,其實已不是環境治理那么簡單,而是當地政治生態方面出了問題。否則,很難解釋隨縣敢把那么多上級領導的話當作耳邊風?

(內容有作刪減,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。)

來源:社會視點/鄭智銀

Copyright ©2006-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石材網 版權所有
服務熱線:0595-26919321 廣告熱線:13960327776 E-Mail: [email protected] QQ:46091637中國石材網為你服務 1033187943 中國石材網為你服務
《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》閩ICP備09010716號

中彩票交税